在微软工作有多舒服?
2020-10-29 17:50:10

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,微作这位女士也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微作他说“特朗普很帅,但我选拜登”,因为她明白,只有拜登才能更好地解决美国当前的处境。特朗普太自信了,自信到有些盲目,他觉得自己的懂得比任何人都多,但是显然事实并非如此,所以这位女士可能也认为,拜登才是那个能带领美国走出困境的总统。

“化学是一门关于变化的科学。作为一个热爱化学的人,软工我最喜欢的就是变化。而中国的变化速度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。”这可能就是科学的魅力,多舒超越狭隘的优先主义,拥抱变化。

在微软工作有多舒服?

中国的经济在变化,微作中国的产业结构在变化,中国的新业态也在发生变化。这些都是科学创新想法产生、软工创新的场景,也都是创新成果转化的土壤。上个月,多舒戴伟参加了一场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科学家座谈会,在会上,他提了这么一个建议:

在微软工作有多舒服?

“要以年轻人为国际合作的核心,微作创造有效的国际合作体系,让他们跟中国一起发展。”就在当场,软工习近平总书记说了两句意味深长的话:

在微软工作有多舒服?

多舒第一句是做法:

要逐步放开在我国境内设立国际科技组织、微作外籍科学家在我国科技学术组织任职,使我国成为全球科技开放合作的广阔舞台。在开幕式上,软工钟南山院士在演讲里说:软工在这一次新冠防疫的过程中,我们不管在医疗方面,或者科学领域,青年的科学家和医护人员占了百分之六七十以上,他们起到了主力军的作用。

李兰娟院士在另一场演讲里这样寄语:多舒各位青年要争做新时代的优秀青年,勇做走在科学前沿的奉献者,青春正好,不负韶华,成就梦想。一代人才、微作一代事业,青年是科技创新的未来,处于创新活跃期,最少保守性、最具创造力。

在应对人类面临的全球性科技挑战中,软工也必然是依靠年轻人。青年一代科学家的茁壮成长,科技事业才能生生不息。多舒这也是这场青年科学家峰会被赋予的重任和使命。

(作者:棒球帽)